最近老闆好像心情很好 說什麼都答應
同學的滑鼠打w3打到壞掉 學弟電腦太慢 也二話不說 全換新的

好吧 最後幾天了 多順順老闆的意思
還問我什麼時候當兵 還可以留下來多久 唉~~

不過談到量測結果 眼睛馬上變亮
這讓我嚇一跳 停頓下來 看他會說些什麼話
最後只冒出一句 "這....能投paper嗎"
唉唉 怎麼會這樣.....

弄的整個lab全部都在寫paper
寫paper不是我的全部呀

論文啊 到現在一個字也不肯看 真麻煩
只說一句 白開水的文章我不想看 交待了事

不過今天老闆找我們聊
終於把這一兩年來他的心態全部講明白
無理頭的亂罵一頓 還有咪聽的停辦
害我們摸不著邊到現在

知道其中的原因後 也知道他在想什麼
第一次感覺到 看來有希望畢業了

好吧 我們能做的事會在走之前完成
剩下的 我們只是學弟 也無能為力 插不上嘴
創作者介紹

流連忘返

ru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