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的人生方程式 (文章轉載)

有個朋友叫「小六」,在科技公司上班,最近才從研發部門轉到營業單位,是個會寫
程式又熱愛文學的樂觀小伙子。他曾經一個人去捷克旅行,出發前許下心願,希望旅
程中有機會迷路,可以在陌生車站打地鋪,或遇到搶匪,惟有這樣,他才覺得不虛此
行。

小六滿腦子理想,可惜理想很難換到新台幣,所有人都勸他好好在科技公司上班,穩
穩當當領薪水,這樣子比較實際些。他卻說,他的薪水結構可以均分成三等份,一份
是被老闆罵的「遮羞費」,一份是對客戶陪笑的「坐檯費」,另一份,則是加班「賣
肝」賺的錢。

聽起來很幽默,但仔細想想,還真的很辛酸。於是,我也開始認真算計,薪水與人
生,到底有何牽連。

剛畢業的時候,薪水微薄,三分之一付房租,三分之一吃飯搭公車買衣服偶爾看電
影,另外三分之一,被歐巴桑同事鼓吹,拿去跟會。這是薪水的支出面,跟小六形容
的不太一樣,小六說的,應該是拿自己的人生去典當,薪水於焉成為當鋪老闆稱斤論
兩之後,支付的對價報酬。

那麼,我來想想,職場菜鳥時期,到底拿了人生哪個部分去典當?

那時,我對職場生涯絕對抱持正面的期待,期待升遷、加薪、成就感、專業加值與人
生加分,所以,我用「青春、熱情、希望」來換取薪資對價。因為青春,仗著體力
好、精神佳,一衝刺起來就把自己當成機器,吃苦當作吃補,什麼折磨都挺得住。因
為熱情,許多委屈都不計較,傻呼呼的,所謂職場人際關係的爾虞我詐,全沒放在心
頭。因為充滿希望,總覺得平步青雲或跳級升遷不是問題,五年、十年、二十年,就
能從課長、襄理、副理、經理,一路往前衝刺,上看總經理。

所以,工作像吸血鬼,把我的人生瓶蓋打開之後,插一根吸管,將瓶子裡的「青
春、熱情、希望」一飲而盡;而我把薪水轉手交給房東、餵飽肚子、還拿去跟會,標
會之後,去了一趟日本七日遊,新台幣就跟我沙喲那啦說再見了,好一段簡單快樂的
菜鳥時光!

後來,薪水多了些,開始想要買股票、買預售屋,也開始有能力報名某些看起來很有
水準卻很貴的課程,於是,三分之一拿來打理食衣住行;三分之一拿來投資,期待錢
滾錢;另外三分之一,拿來替自己增值。

可惜,股票市場從一萬多點跌到三千多點,股王變水餃,股票變壁紙;房子從一坪三
十好幾,跌到十萬不到;至於那些很有水準又很昂貴的課程,不是花錢註冊之後頻頻
蹺課,就是聽完課之後,也沒有因此賺到人生第一個一百萬,或擁有十招之內把老闆
幹掉的本事。

之前的青春、熱情與希望,因為皮條、倦怠或領悟,變得易怒、嘮叨與神經質。我發
現,薪水數字最可觀的時候,三分之一拿來養活現在的自己,三分之一存起來養活未
來的自己,另外三分之一拿去養活「別人」。

所謂「別人」,包括餐廳老闆、KTV業者、服飾店小姐,還有航空公司與旅行社。


因為工作沮喪必須上館子花錢吃大餐排遣鬱悶;因為同事吆喝聚會,跑去KTV唱到
「騷聲」還吸飽一缸子二手煙;因為「肚爛」升遷不公平,狂買名牌服飾才得以洩
恨;因為想要舒緩工作壓力,跑去小島度假或到香港東京瞎拚,「買東西吃東西買東
西吃東西」,假期結束了,錢也花光了,才發現倦怠感根本沒甩掉。

許多年過去,薪水與人生之間的比重關係,越來越傾斜,越來越難懂。高薪的人,未
必擁有快樂人生,就好像快樂的人,也許連勞保最低投保薪資的水平都搆不到。

最近,我認識一個基金會,他們從921地震之後,就決定留在中部,用紀錄片鏡頭陪伴
災區的朋友們重建,於是,基金會經常面臨薪水發不出來的窘境,只好維持一半人力
接拍商業案子賺錢,一半人力繼續他們的理想。

而我熟識的獨立工作者當中,也有類似的現象,將人生切割成兩半,一半拿來接無趣
但可以賺錢的案子,有了收入之後,藉以支撐另一半寂寞卻美好的創作,包括寫作的
人,也包括畫插畫的人、做音樂的人、和拍電影的人。

接案子的時候,要把自己縮小,要努力迎合業主的口味,要把創作的拗脾氣藏起
來,唯有這樣,才能湊到足夠的經費,寫自己喜歡的東西,畫自己想畫的作品,做自
己認為最屌的音樂,拍自己想要的片子。

詩人曾經說過,所謂上班族,就是把生命切成一片一片,每個月,拿去換薪水。


那麼,上班族不也是把薪水切成一片一片,拼湊人生,或餵飽肚腸,或養活過去、現
在與將來。

不管是小六口中的遮羞費、坐檯費或賣肝賺的錢,還是我自己撿拾過往在企業體賣命
的軌跡,薪資好像只是具體呈現在報稅資料的數字欄,成為信用卡申請的評比標
準,薪水收入未必轉換成存摺重量,反倒歷歷鮮明烙印在自己的人生軌跡中。

你呢?你的薪水和你的人生,說不定就是一組耐人尋味的幾何方程式。

ru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