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夾殺 掙扎中的下流青壯族

【中時電子報黃哲斌/台北報導】 

A倫夫婦是一對雙薪上班族,年約三十五歲,兩人月入合計七、八萬元,在同輩間算是中上。但他們育有一子,在台北縣有一戶二十幾坪的窩,光是每月一萬五的保姆費、兩萬元的房貸,就吃掉兩人一半的薪水,扣去萬把塊的汽車貸款、兒子的花費、油錢,夫妻倆每月的可支配所得,加起來只剩兩萬元,比大學談戀愛時的打工收入還不如。再扣掉每年繳交的八萬元保險費、稅金、給保姆一個月年終獎金,阿倫夫婦每天晚餐幾乎都在小麵攤草草打發,趁假日回父母家才能吃一頓像樣飯菜。

最讓他們難過的是,身為長子長媳,至今沒有能力奉養父母,偶爾還要靠家裡「接濟」,眼看著兒子就要上安親班、幼稚園,花費將越來越大,自己的收入卻看不到同步成長的空間。

兒子、房子、車子,傳統觀念的「五子登科」,對於他們而言,卻是可怕的負擔與夢魘,他們搞不懂,為什麼小夫妻胼手胝足,省吃儉用,但手頭越來越緊;自己的父母雖出身勞工,卻養得起四個孩子,他們身為大學畢業的白領階級,光養一個孩子、一戶縣郊二流地段的五百萬元小公寓,就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他們不煙不酒、不買名牌、不逛百貨公司,別提「出國旅遊」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光是年底多兩張紅白帖,就讓他們 捉襟見肘,寅支卯糧,幾無生活品質可言。

阿倫夫婦不是特例,他們是目前台灣社會的中堅,身邊隨處可見的青壯小家庭,他們跟大多數人一樣努力,他們的夢想也不大,但當「養小孩、買房子都變成一種懲罰」,他們被迫下修「生兩個子女」的目標,甚至考慮賣掉房子,搬回老家與父母同住。

這是當代「核心家庭」(由夫妻+子女構成的兩代家庭)的一大困境,「月入十萬元」變成一個重要門檻,跨過此一門檻,夫妻能擁有較充裕的能力生養下一代、構築自有的家庭,甚至生第二胎、第三胎;夫婦合計收入若低於門檻,往往必須在「生小孩」與「買房子」之間作一取捨,否則就會像阿倫夫婦一樣,困陷於「瀕近貧窮」的邊緣線上,痛苦掙扎。

從社會變遷的大角度觀察,台灣在工業化、現代化的過程中,傳統三代式家庭日漸式微,年輕夫婦大多不願與父母同住,「核心家庭」成為社會構成的主流,失去了傳統大家族的支撐,上班族年收入與二十年前相比,成長極微,但支出卻大幅增加。舉例而言,以往年輕子女成家,往往與父母親戚同住,住屋及托嬰問題由家族吸收,年輕夫妻的負擔相形減輕;家庭輕量化、個人化之後,因為住居的需求,無論是房貸或房租,成為小家庭的一大支出;生產下一代後,又因為移動的需求,車貸、停車費、油錢、牌照稅及燃料稅 …也是核心家庭的必要支出,再加上托嬰費用,往往已吃掉年輕夫妻的大半所得。

再則,以往養育子女的食衣住行,大多由家族共同分攤,小孩大多與堂兄弟輪流傳承衣物、書籍、文具玩具;家庭個人化讓細胞分裂,父母必須幫子女添購整套生活及教育用品,再加上科技進展及都市化,個人電腦、手機、兒童房、安親班、寬頻上網、第四台、家庭房車 …這些二十年前不曾存在的觀念,卻是當代小家庭的「基本配備」。 相對於傳統「柴米油鹽」的必需品定義,前述消費現象鞏固了都會家庭的核心概念,卻也讓中產階級入不敷出;與二十年前相比,受薪階級的收入並未明顯增加,支出卻大幅擴張,於是大家都變窮、變拮据了。

其實,這還不是最糟的狀況,如果阿倫夫婦更敏感一些,把眼光放遠,他們會發現,自己處於一種「被上下兩代夾殺」的艱難處境。 

一方面,隨著「個人化」的概念不斷深化,「共用」或「公用」的社會行為一去不返,教養小孩的支出只會增加、不會減少,但因學歷的貶值、人力資源的稀釋,延畢、繭居、飛特族等趨勢興起,照料下一代的時間拉長,負擔加重,而且看不到回報的一天。

另一方面,提前退休潮來臨,銀髮族的醫療、撫養成為社會整體負擔,台灣人口結構呈漏斗型趨勢,越來越少的青壯族,必須同時面對下一代的「教養」及上一代的「安養」,並負擔國家整體的財政支出、健保支出,形成「被夾殺的三明治世代」。

這是全球,包括台灣社會面臨的集體困境,我們都身處傳統農業社會不復歸返的世代,親族支撐崩解,手足奧援割裂,「夫妻」成為自給自足的經濟單位,中產階級的收入趕不上科技商品推出的速度、趕不上油電糖價飆漲的速度、趕不上都市化新興行業諸如托嬰、看護、大樓保全擠壓開銷的速度、趕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趕不上政府財政惡化的速度。

這是我們的集體困境,我們生活在一個拜物的年代,充滿歐陸品牌Logo及現金卡廣告的年代,我們薪資單上的數字,永遠必須與我們的物慾競爭,永遠與每個月的帳單競爭,但通常是落敗的一方,雖然有時候,能夠勉強打成五五波。

但我們只能祈望,情況不會變得更糟,像我們這樣「被上下兩代夾殺」的下流壯 年,慾望越來越萎縮,未來越來越渺小。 


「要名還是要利?」下流社會為自己尋找出路

【中時電子報記者/林怡君台北報導】

個案一、地攤族 (高學歷--低就)
六年九班輔大會計系畢業的小興(化名),在士林夜市擺攤將近五年,從第一天只做600元生意的菜鳥擺攤族,到今日每個月營業額超過20萬,在全台灣有20多個點的擺攤老鳥。問他大學畢業為什麼選擇擺地攤?小興笑說,看看身邊的同學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的底薪也才三萬多,自己平均每個月淨收入就有八萬,工時彈性又自由,實在想不出什麼回去就業的好理由。

光是在士林夜市一小條巷子,左右兩邊擺攤的年輕人就有超過二十多家,小興從大二開始在士林夜市擺攤,他明顯發現這幾年地攤族的年齡層越來越低,學歷越來越高,大學生畢業生更是所在多有。小興指出,現在景氣不好,大學畢業之後工作也不好找,反觀擺地攤的門檻低,工作時間自由,若作得起來獲利也高,所以這幾年七年級擺攤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年輕擺攤族大增的現象反映出年輕人普遍不想寄人籬下,想創業、自己當頭家的心態。大學窄門大開之後,大學畢業證書的價值也越來越薄,行政院長蘇貞昌曾公開表示,二十年前大學畢業薪水兩萬八,二十年後的今天還是只有兩萬八,政府應該要為此負責。

然而,不僅大學畢業生的薪資成長速度跟不上物價? W漲率,連失業率都不停攀升,根據主計處統計資料顯示,大學畢業以上學歷的失業率在去年已經創下新高達4.23%,遠超過專科業生的3.78%;反觀民國六十八年,大學以上畢業生失業率只有1.86%,不可同日而語,每年三十多萬的大學新鮮人湧入職場,就業環境卻已經遠離父母親過去那個年代的氛圍,大學畢業已經不代表會有工作機會,而新鮮人對職場的期待也會產生相當程度的落差。

晚上走一圈台北東區,繞一下觀光夜市,你會發現擺地攤的少年頭家越來越多,不過,擺攤這一行的汰換率也相當高。根據小興的觀察,平均十個擺攤族只有四個做得起來,他說,成功一點的像是隔壁攤位賣衣服的兩個七年級生,只做了五年就在台北買房子,代步工具是兩百萬的奧迪跑車;失敗的案例則是天天都有,很多地攤族是去五分埔批貨來賣,沒有特殊性就只能削價競爭,最後連庫存都不要、慘賠收山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他自己只算是普普通通而已。

小興的攤子賣的是自創品牌的大小包包,他與合夥人從挑布開始創造出獨特的樣式,也漸漸摸索出一套自己的商業模式。比方,小興在全台灣擴點時,每個夜市只開放一家加盟的攤位,塑造獨特性也區隔市場,一開始也都是親自去擺攤試賣,現在全台灣已經有二十多個點了,對於未來小興瞇起眼睛笑得很有光采。

一般職場上的年輕人總是憂慮自己這輩子可能都買不起房子,不過,買房、買車對小興來說一點都不難,他笑說,擺攤要成功就得要勤奮,一勤奮起來就沒時間消費,想要買房子,以他的收入存個兩年就可以付頭期款了,不過,他目前還是只想繼續將資金投入自己的小事業,他自信滿滿地說,現在除了積極擴點之外,我們都知道未來的機會還是都在對岸,生意要好就得要請大陸代工才能有所發展。

問他有沒有想過回到一般企業工作或繼續攻讀研究所,小興說,大學畢業的時候曾經猶豫過是否該放棄地攤的生意,回去做個正常的上班族,不過,他也坦然地笑說,凡是擺攤有點成績的人,最大的障礙就是無法接受一個月兩萬八、上下班還得打卡的工作。至於考研究所,他表示,學校學得東西,該忘的都已經忘光了? A現在的工作比起其他查帳查到半夜的同學輕鬆,收入也比較多,不太會考慮再回去一般職場拼死拼活了。

個案二、寄居族(高學歷--低收入或失業)
根據104人力銀行一項調查顯示,今年社會新鮮人的平均起薪,研究所畢業約有30,693元,大學畢業有27,627元,專科畢業生是25,345元。如果不分學歷以職務來排名,蟬聯冠軍寶座的職務是「工程研發」,其次則是「系統軟體」、「硬體通訊」、「業務銷售」、「行銷企劃」等,該人力銀行並指出想要追求高薪,若不是從事「理工」或「資訊」職務,就得從「業務」、「行銷」工作開始。

這項調查明顯反映了台灣就業市場的傾斜,理工及商科掛帥的產業型態,讓許多文史科畢業的學生大嘆工作難尋。六年級後段班的美美,大學畢業之後一連換了四個工作,每個工作都不超過兩個月,美美(化名)說,讀歷史系畢業很難找工作,沒有特殊專長及工作經驗,更是她連丟了好幾個月履歷都石沉大海的原因。大學畢業兩萬八的起薪,美美一次都沒有拿過,她表示,應徵的時候老闆總是說,妳讀文科又沒有工作經驗,大學畢業底薪只能給兩萬三。辭職的原因包括工作時間長、工作性質無聊、公司離家太遠等,美美也有應徵過涉及不法營業的公司,嚇得她不到一個月就離職。

美美目前在圖書館打工,一個月七千元薪水,? 磽b家裡的她覺得還算夠用,面對自己大學畢業卻無法好好找一份工作穩定下來,她表示自己家人還算諒解,不過最害怕的就是面對朋友的眼光,總是覺得下次見到她一定又換工作了!「其實我也不願意這樣阿」美美難過地說,她曾經在某大網路公司的外包廠商從事客服工作,起薪兩萬三她覺得還算滿意,不過也只做了兩個月。美美說,一整天都得對著電腦處理客訴,主管還可以隨時切換螢幕、監看每個人的工作情況,也時常加班到晚上九點半,她說,回到家都已經十點多了,我不想自己的人生都花在工作上。

畢業已經三年的美美,在換工作與待業的期間,已經通過日文二級檢定考試,現在她一邊在圖書館打工,一邊繼續進修日文,她說想要找一份自己真心喜愛的工作,不想隨便找一個學不到東西、只為了賺錢的職業來消磨生命,在這一段還可以住在家裡任性的時間裡,美美說要努力地替自己找另一條出路。

大專以上學歷學生人數不停增加,從民國94年的七十萬人一路攀升到將近一百三十多萬人,不過工作需求的缺口卻沒有相對均衡的增加,拼命的工作大學畢業生的薪水依舊停留在兩萬八,相對的,整個社會的消費需求卻日益增加,找工作自備機車、手機、筆記型電腦已經是家常便飯,? [上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年攀升,難怪現在年輕人普遍不敢結婚,一群抱著單身主義的六年級大學畢業生就表示,在如此競爭的社會裡,一個人生活比較不容易餓死!

個案三、海外歸國族(高學歷-就業期待落差)
外國文憑不吃香?剛剛從美國讀完傳播研究所回來的小米(化名)很坦率地表示,原本以為外國文憑可以為自己加分,不過一回國才發現,頂著國外研究所學歷找工作,三萬二的薪水已經算是不錯的待遇了!

台大圖資系畢業的小米說,出國前有三年工作經驗的她,當時的月薪超過四萬,她笑說剛畢業的時候,光是坐在家裡,工作都會自己從天上掉下來,但是出國進修回來之後,卻發現自己再怎麼努力還是處處碰壁,待業超過兩個月的她說,對薪水已經不抱期待,也已經接受薪水會比出國前還低的事實。

小米表示,台灣的工作環境越來越糟,不但老闆不愛培育人才,新人用過就丟,更是經常把責任至掛在嘴邊,讓她的美國友人大嘆,回台灣要找朋友都得約晚上九點以後了!在求職網上逛了一大圈的小米說,企業開出的應徵職務欄上,總是洋洋灑灑的列了一堆條件,但是內容都很抽象,像是要抗壓性強、有企圖心、積極進取、樂於加班等等,她笑說感覺很像在找一顆「金頂電池」,不是在找人才。反觀在美國,求職條件總是簡單明瞭且相當客觀,小米也感嘆,現在回國要找到好工作,真的得要靠「關係」,否? h也只能接受低薪的考驗了。

已經三十歲的小米說,她預期自己不可能買的起房子,目前與父母同住的她打算一直住下去,至於結婚生子,小米說根本不考慮生小孩,除了教育經費過高、養不起之外,教育環境太糟糕也是讓她卻怯步的原因之一。

外國文憑曾經是高薪的保證,不過在台灣競爭激烈的職場中,不可諱言的,唯有國外頂尖大學的文憑才能達到預期的加分效果。剛剛從美國讀完MBA的潔西就說,如果學校排名擠不進前二十,有沒有出國的薪水其實都差不多,她自己就不曾想過是不是可以把出國投資的錢都賺回來,因為以現在四萬多的薪水來說,出國經驗真得只能看作是對自己的磨鍊,與預期的投資報酬率有相當大的落差。不過,她也認為,或許將來在升遷的過程中能夠達到加分的效果,但一開始求職真的不能要求太高。

「要名還是要利?」小米簡單的點出價值天平的兩端,一般人認為擺地攤是高學低就,但是對年輕人來說,當學歷已經不值錢的時候,除了甘於接受低薪擠入白領階級之外,是否還有別的選擇?不當白領階級,擺地攤更自由還可以賺更多,何樂而不為?小米表示,因為拉不下臉和身段,大學畢業總是被期待可以進入企業工作,至少成為白領階級,即使薪水很 少,也不甘於去擺地攤,小米說,這時候端看自己要名還是要利了。

面對全球化的挑戰,台灣的人才市場也進入割喉戰,科技業有印度的工程師低價競爭,製造業更是搶不過大陸、東南亞的廉價勞工,不管哪一個產業,台灣的大學畢業生,已經面對可能會在就業市場中顛沛流離的困境,即便是出國進修,若沒有進入頂尖的學府,對就業的幫助顯然也不如預期。

站在上一代的肩膀上,下一代追夢、作自己的空間也相對成長,美美所謂可以任性、延遲就業的時間拉長到三十歲,原本該「成家立業」的年紀,卻還有相當大比例的人忍受低薪、工時過長、無法累積財富、不敢結婚的狀態。根據經建會的最新統計,想要在台北買房子住,平均得累積九年不吃不喝的薪水才有機會,看著物價、房價飛漲、貧富差距不停拉大,年輕人不敢計畫未來的比例也在日漸增加,或許他們不甘下流,卻被迫進入下流社會。

個案四、年輕負債族(高學歷-欠債族)
年輕一代不僅要面對競爭的求職環境、忍受低薪與超時工作,努力的不要讓自己掉入下流社會,還得盡量避免自己成為年輕負債族,除了不得已的就學貸款,一畢業可能就欠債三十幾萬,還必須克制過度消費的慾望,以免淪為年輕的卡債族,不然大學畢業之後,就得開始面對負債的人生。

去年從私立大學畢業的小志(化名),因為家庭環境關係,一入學就辦理全額就學貸款,到了畢業之後,負債金額達約四十萬,他表示,現在的工作月薪三萬,算一算,每個月還就學貸款三千元,光本金就得還十五年。小志表示,他也曾經想過要提高還款金額,早點脫離負債人生,但是在台北租房子的月租金就要一萬元,再加上生活費、交通費,可以剩下的存款真的不多。

小志努力的工作,努力的還債,他一心想著要兼差或換一個可以賺更多錢的工作,不過,他也對自己的前途感到茫然,好不容易欠債讀到大學畢業,為什麼工作薪資不如預期,一畢業就負債的他,無助地表示即使繼續工作下去,他也沒有把握可以在比較短的時間內把債務還清,更別說要買房買車,他疑惑地說,有些同學擺地攤就月入數十萬,但他老老實實地依照? 鬙尷漱葸@就業,擠進白領階級,為什麼依舊不能擺脫畢業就負債的人生?

台大財金系畢業的小桂(化名),進入知名公關公司工作第一年就成了卡債族,欠債金額高達二十萬元,她後悔地說,這一切都是「觀念」的問題。小桂表示,她從來都沒算過自己的薪水能不能支付每個月刷卡消費的金額,因為工作壓力大,經常藉由消費來紓解壓力,每次到百貨公司逛街一刷就是一兩萬,她說,當時的想法就是一定要先享樂,慰勞辛苦的自己。

根據銀行公會的調查,使用現金卡或信用卡的民眾,有六成五是花在吃喝玩樂或買名牌的消費上,而金管會的統計也指出,39歲以下持卡人使用現金卡借款的情形比40歲以上還嚴重。以小桂為例,她表示第一年開始工作的時候,幾乎所有的薪水都花在娛樂消費上,而儘管她經常只能付得出最低應繳金額,銀行還是不斷的提高她的信用額度,她表示,剛畢業的時候只有刷卡額度只有四萬,工作了半年就提高到十萬,讓她有一種消費可以無上限的錯覺,不知不覺得就刷卡超過可以負擔的範圍。

小桂的月薪只有三萬,工作兩年之後,她的存款零,負債二十萬,她說有一次和同學聚會時發現,大家都有了二、三十萬的存款,甚至也都開始投資基金股票,自己孑? M一身還背負卡債,她說「當時真的被自己嚇到了!」

從那時候起,小桂下定決心要讓自己的負債歸零,而降低消費慾望是首要之務。她表示,盡量克制自己的衝動性消費,原則上都以現金付款,盡量不要刷卡,以前買一雙鞋子預算都在兩三千塊以上,現在則是都改買路邊攤一雙390元;以前總是以計程車代步,現在都改成大眾交通運輸工具等。小桂整整過了一年,薪水一下來就拿去還卡債的日子,直到現在終於有了自己的一點積蓄,她笑說,觀念真的很重要,現在工作再忙,她也不會用慰勞自己的藉口,再次陷入消費與欠債的惡性循環之中。

小桂表示,「只要我繼續工作就一定可以還得起!」這種錯誤的價值觀,是讓很多年輕人一開始學會賺錢就負債的原因,小桂笑說,因為自己開了這個惡例,即使她妹妹已經24歲了,到現在為止家人還是不准她辦信用卡,小桂也建議所有剛入職場的年輕人,一定要妥善規劃自己的收入與支出,不要讓消費慾望無止盡的擴大,不要到最後累積成為自己也無法駕馭的債務怪獸。

ru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