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吃素女分享她的經驗是這麼說的:她以前常常問她的先生何時要真的開始吃素,因為他也認同吃素是好選擇,但是遲遲沒有下定決心。她為此而顯的著急,常常 去試探或勸說,或是找些素食相關的報導文章給他看,但是她覺得對方對這件事卻很冷漠。一直到某一天她覺得累了,於是放棄再去積極的管這件事,沒想到半年之 後他默默地成了完全的素食者。

  事後她回想起來發現,障礙她先生吃素的可能就是她自己,因為她佔據了對方尋找屬於自己的吃素的空間和感覺。

  為什麼當她放棄主動介入之後,反而創造了一個無限可能性的空間,而且是以和平的方式展現出來呢?

  早期素食文化在年輕人身上並不那麼普及的時候,我是當時男友(現在的先生)眼裡的異族,尤其遇到吃飯的時候,我彷彿是個不吃地球食物的外星人。

  據他回想我們初識時他就在心裡『發願』,以後的對象絕對不能是這種吃菜的。我則大笑:『原來我的願力比你強耶!』當時看他那種表情,心裡就想要改變他,讓他瞭解吃素也能活的好好的,誰叫他說每餐無肉不能飽?

  但事實上,我的作法非常低調,那時年輕什麼都不太懂,我也在做實驗,到底素食人生是可不可行的?我也在找一個新的生存方式。

  那時候個人式的小火鍋才開始流行,我常常拖著他一起去,因為沒有素鍋,應該說老闆根本不肯幫我配素鍋,所以我只好點一份,然後把肉片盤給他,我開心吃著蔬菜和麵條的部分。他起初很高興一人吃兩盤肉,幾次之後他怕了,因為和我出去吃飯,他都被迫要吃兩份肉……例如豬排麵裡的那盤炸豬排,蛋炒飯中的火腿,披薩上的蝦子,酸辣湯中的肉絲………我練就一手厲害的挑肉功夫,再小的肉末都逃不了我的判斷。

  我不敢抱怨素食不方便或自己這頓草率的素食太難吃,總覺得一旦抱怨食物不夠好,就等於對他說:『是的,吃素就是這麼難。』我應該要站在食物的這一邊,對他自在地表現吃素就是這麼容易。

  他從前表示過:肉食只是最方便的食物,並非不善良或是愛享受。我說:選擇植物為食物,並非唱高調或是帶著正義感的偏食。

  我們各自站好自己的食物權領地,說好沒有攻擊或脅迫這回事。事實上有的是彼此的觀察。

  父親一直很擔心我的葷男友以後是個『後患』,又加上他的家庭也都沒接觸過素食思想,萬一結婚更是後患加上無窮。父親的擔心我從沒放在心上,因為當時自認感情才是一切,素食只是個話題不是個問題。

  當時只有我們兩個當事人沒感覺,但是就連未來公婆,人人都視我們的飲食差異是大問題,因為他們不瞭解我們之間的互動模式,他們只會見到問題。很後來我也才發現,如果視它為問題,它就會一直來攻擊你,因為你讓它成為你的執著點。生命中很多的煩惱都是這樣開端的。

  和對方的感情思想與溝通瞭解才是我們繼續走下去的重點。食物差異的不方便就像蚊子,難道因為山上有蚊子,所以就阻礙你不去爬山了嗎?有很多問題其實也像蚊子,可是這些蚊子實際長的多大,干擾的程度多寡,都取決於你執著它的強度。

  所以不論你與伴侶有沒有食物的問題,一旦決定要談戀愛了,都還是要去爬那座山。不想爬了,不論是有蚊子還是壞天氣亦或是路不平,什麼理由都可以罷手。

  話又說回來,早期約會的方式,看起來似乎是素食的我退讓的多?豈不委曲求全?

  當時倒不這麼想,因為瞭解自己吃素的心意,不會因為吃肉邊菜就感到對不起自己,這反而給了我更強的決心,就算吃葷再方便都沒有讓我順手夾起肉吃,堅決吃肉邊菜的心和吃素是一樣的。

  最早時,我退一步接受少許肉邊菜,他也退一步從此不進牛排館或海產店這類肉食為主的地方,另一方面來說,他也放棄許多肉肉大餐吃到飽的機會。後來,我們重新學習雙方都能共享的用餐時光,他還是吃葷我還是吃素,是個新的,能與對方在一起的飲食方式。

  我們之間的確是不攻擊或脅迫,但是沒有保證不招降或是同化,尤其在我們同住一個屋簷下之後。對於希望對方吃素,我可是給了充足的空間和時間,但這又是另一段在廚房裡充滿心機的故事了………


文章引用自
法青布拉格

rul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